账户登录 立即注册
忘记密码?

通过注册,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条款和条件

最新域名sbm365.com jia518.com jjjj62.com win852.com 以便下次观看

我和老婆結婚有五年了,結婚前,我知道老婆曾經是離婚過的女人,因為她長得漂亮,我自然是不計前嫌,我好不容易才把老婆追到手,可是我發現老婆當然不是處女了,所以,也無所謂她婚前和別人做愛的事。

去年,我老婆下崗了。下崗以後,家里的經濟一下緊張起來,看著老婆無所事事的在家閑蕩,我和老婆商量著,何不再去找份工作做。可老婆卻說,現在有老公養她,幹嘛再找工作?而且她說找個工作非常簡單,而且收入也不會比以前差,只是她不願意去而已。

我問她為什麽不去?老婆說她去找過一家公司,是她以前的前夫的一家很大的公司,到現在仍然還想著她,當然希望她去他那上班,她怕自己會陷入他的愛窩。

我自己想呀,老婆和前夫的事都已經過去五年了,應該不會再出現什麽問題了,於是我就讓老婆去做做看看,如果他還想對老婆非禮的話,那麽再回來也行啊!

老婆望著我深情地說:「結婚以後,我就再也沒和別人來往過。我們家是窮一些,但是我覺得現在三個人在一起過日子,精神上還是蠻快活的。」

我聽了一陣激動,摟抱著老婆說:「沒事的,你去上班還可以為家里增加些收入,我們現在居住那麽小的房間,為了孩子考慮,也應該換一間大一些的了,讓孩子也有自己的空間。」

老婆不吱聲。

我信任地看了看老婆:「你去試試看,如果感覺不舒服,再換一個地方也成啊!」

因為我知道老婆的前任丈夫,做的是我們縣城里目前最大的企業,聽說他們的部門經理,一個月的收入都有一萬多,而且所有的中層幹部都有輛國產的小汽車,連縣領導的好多親戚都在里面工作。

老婆勉強地說:「那我去試試看。」

其實,我不是不擔心那前任丈夫再動我老婆的腦筋,可想想老婆現在畢竟不年輕了,除了身材沒有變化以外,人也沒原來漂亮了,我老婆身材有167,這是我現在唯一值得驕傲的地方,老婆脫完衣服後,我覺得是美到了極至。不過,那家企業里現在漂亮的女孩子多的是,他再打什麽註意也打不到我老婆身上呀!

沒過幾天,當我照常晚上回到家時,突然發現家里比平時多了許多的菜,孩子高興得不得了。我迷惑地看了看正在廚房里忙碌的老婆,老婆回過身告訴我,今天家里有喜事了。我想進一步問她,她說暫時不告訴我。

在吃飯的時候,老婆才對我說,她可以去大通企業上班了,而且是在辦公室里工作。我一聽,在高興的同時,心里也掠過一陣說不清楚的味道。

老婆也許是看清了我的臉色變化,關心地問我:「怎麽了?是不是後悔了?若後悔,我可以不去的啊!」

我忙說:「沒什麽的,沒什麽的。自己的老婆到前任丈夫那去上班,我作為你的丈夫心里畢竟不是覺得十分好的事情,都是我沒本事。」

老婆聽了以後,趕緊捂住我的嘴巴說:「你放心吧,我知道自己應該怎麽做的。」

晚上我和老婆兩個人躺在床上,心里久久不能平靜。老婆溫柔地撫摸著我,在老婆敏感而溫柔的撫摸下,我爬到老婆身上,一會兒就插了進去,但我沒像平時那樣抽插起來,而是插入老婆的陰道以後就不動了。

老婆仍然溫柔地問我:「是不是有些舍不得了?我去上班,又不是去幹什麽壞事啊!」

我對老婆說:「我當然相信你了,但是我不能信任他。」

老婆笑著用手在背後輕輕的打了我一下。

突然我問老婆:「你現在還記得以前和他在一起時的情景嗎?」

老婆在我身體下面好像一下顯得有些不自然了:「你怎麽問這種問題呀?」

我說:「我現在想知道。」

老婆沈默了許久,才說道:「剛結婚時,你不是已經問過多次了嗎?怎麽現在又有興趣了?」

我使勁地把自己的東西在老婆里面插了一會,然後,又不動了,弄得老婆在我的身下翻來覆去的難受。

「我想再聽你說說嘛!」我說道。

老婆有些害羞的說:「我差不多都已經忘記了。」

我問老婆:「是不是我和你做過的他都和你做過?」

老婆點了點頭,更用勁地擁抱著我:「但是我沒用嘴去含過他的東西。」老婆解釋道。

「那麽現在你看到他還有感覺嗎?」我繼續問道。

老婆說:「見到他只是有些難為情,畢竟我和他也有過肌膚之親,但是,一點點那方面的想法都沒有的。」

就這樣,我和老婆二個人在說話中,我泄進了老婆的里面。老婆好像也在回憶中有了二次高潮,下面的水顯得特多。

第二天,老婆也沒刻意地打扮就去上班了。

晚上回家以後,老婆好像顯得跟平時沒什麽二樣,說著她第一天進公司的新鮮事。老婆還說她的待遇僅次於中層幹部,人事部的人說她每個月也有八千元左右的收入。

我一聽,真的是嚇我一跳,八千元人民幣?相當於我四個多月的收入啊!

老婆看我充滿了疑惑,便解釋道:「我現在是負責公司客戶管理的,原來在這個崗位上的人現在去外地做了項目經理,原來那個人的工資比我還高呢!」

經老婆一解釋,我心里瞬間踏實了許多。我問老婆今天有沒有遇到她前任丈夫?老婆說,一般見不到的,她前任丈夫整天忙得要命,公司的管理他基本不管了。要不是我去單位找他,一般像這種崗位的人事問題,他都不管的。

老婆去工作,一做就半年過去了,從老婆的口中得知,在這半年中,雖然她經常遇到她前任丈夫,但也只是匆匆忙忙的點點頭,連說話的工夫都幾乎沒有。

漸漸地,我自己的心態也平靜起來,好像忘記了老婆是在她前任丈夫手下打工的。

就這樣,一直到了今年的春節前夕,老婆在上班時給我來了個電話,說是晚上有事情,陪客人吃飯,要晚一些回來。這也是老婆上班以後第一次有應酬,我倒也覺得蠻正常的,只是我讓她早些回家。

晚上,老婆不到九點半就回家了,我一看她的臉,就知道她一定喝酒了。老婆一般是不勝酒力的,喝那麽一點點就會臉紅。

老婆回到家以後,沖著我笑了笑,然後就去了洗手間,聽聲音,好像是在洗澡。過了會當她再出來時,除了臉仍然有些紅外,好像並沒有其它什麽不正常。

我問她:「怎麽會讓你去陪客戶的?」

老婆說:「本來不想去的,可一想快發年終獎了,單位里大家的表現都非常積極。今天是副總讓我去的,說是小李沒回來,我們吃飯沒個女同誌不熱鬧,所以我就去了。」

「那麽,他在嗎?」我問道。

「誰?」老婆有些明知故問。

我說:「你們老總。」

老婆臉上仿佛掠過一陣紅暈:「後來他也來了,晚上他有兩桌客人,來回照顧。」

「吃完就回家了?沒去搞活動啊?」我酸酸的繼續問道。

老婆猶豫了會,躺進被臥里喃喃的說道:「吃完飯陪客人跳舞去了,我只是跳了一會就回家了,他們還在玩呢!」

這時我心里已經不是很舒服了,但又不可以隨便地去猜測自己的妻子。

老婆躺在我的胸上繼續說道:「剛才是他送我回來了。」

老婆一說完,我就一激靈的坐起來了,忙問:「他沒對你做什麽吧?」

老婆被我突然的動作也嚇了一跳,半天才說:「沒……沒什麽。」

我看著老婆吞吐的語氣,心里便有了些懷疑。

老婆又依靠在我身上輕輕的說:「在舞廳里,他請我跳舞,我拒絕了。」

「哦!」我應道。

「只是在回來的路上,他在開車時,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地摸了下我的大腿。」

我聽了老婆的話以後,顯得有些緊張起來,老婆倒是反過來安慰我說:「也許是他酒喝多了,這半年他一直非常的尊重我,應該沒事的。」

『最好沒事。』我心里這樣想著。

事情過去三天以後的一天下午,老婆來電話高興地的告訴我,她這半年的年終獎有三萬多元,已經拿到手了,聽說另外還有紅包呢!

我聽了也非常的高興。可老婆接著說,她呆會兒自個去銀行先存起來,因為晚上可能又得去陪客人。盡管我心里不是很舒服,但是想想一下有那麽多的錢,興奮中也就沒當回事了。

這天晚上,我在家等老婆,一直等到快12點,老婆才回來。老婆一進來並沒有馬上到臥室里,而是在外面折騰了好些時間才進來的。

我問老婆怎麽這麽晚回來?老婆說沒事的,於是給我看了看她今天存的錢,對我說,她累了,就管自己睡覺去了。

我問了她一句:「今天老總在嗎?是他送你回家的嗎?」

老婆「嗯」了一聲頭就轉過去了。

我從後面穿過老婆的睡衣摟抱著老婆,很自然地捏弄起她不大不小的乳房。

「別鬧!我累了。」

但是,我並沒有放松,在我的刺激下,老婆好像又有了感覺,於是我想把老婆翻過身來,老婆沒讓,於是我就從後面摸索著插了進去。咦,好濕潤!

我邊插著,邊問老婆:「怎麽今天你下面這麽濕潤啊?」

老婆:「剛剛洗澡了呀!」

這時,我仿佛明白了些什麽,但是又不好隨便地去猜測妻子,於是在自己的想象中,射入了老婆身體里面。

『老婆平時和我做愛挺主動的,今天這是怎麽了?』我心里想著。

泄了以後,我也就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

當燈再次打開時,我發覺老婆仍然沒睡,而且在擦眼淚。

我一下子清醒了過來,忙問老婆:「你怎麽了?」

老婆紅紅的眼睛告訴了我,今天晚上她一定受委屈了。

在我撫摸下,老婆漸漸地平靜下來。我對老婆說:「不管發生什麽事情,我都不會責怪你的。」而且我還開玩笑地對老婆說:「即使是他今天欺負你了,只要你能夠接受,對於我來說又不是第一次。」

老婆聽到這,使勁地扭了我一下。

「是不是他晚上欺負你了?」我緊張地問剛剛平靜下來的老婆。

老婆這時擦了擦眼睛,說道:「今天晚上陪客人吃完飯以後,沒安排什麽活動,於是讓副總把客人連夜送回省城以後就送我回來。」

老婆頓了頓又說了下去:「在回家的路上,不是路過一家綜合娛樂場所,里面有喝茶、唱歌、按摩的地方嗎?」

我點了點頭,老婆又接著說了下去:「在車上,他一看時間還早,說是去喝點茶,晚上酒喝多了,也可以清醒一下。我一看時間只有8點多一點,反正在公共場所,我也就答應了他,於是我們倆就去了那。

去了以後,才知道那已經發生很大的變化了,喝茶、唱歌、按摩都集中在一間間的小房間里,門口有許多小姐在等著。既然已經去了,我又不能馬上說回家的,我們倆就在一個小房間里坐了下來,聊了會天。

後來,他說請兩個人來給我們按摩一下,我當時就拒絕了,可他堅持說非常舒服的,是一種人間的享受。他也不管我答應不答應,就喊了服務員進來了,說是安排一位先生、一位小姐進來按摩。當時我還挺感激他對我的理解,安排一個小姐來給我按摩,於是我隨他在服務生的帶領下,去到邊上另外一間更衣室。

在女子更衣室里得脫光衣服換上他們的浴袍,我想既然已經這樣了,就好好的享受一下,不能讓別人笑話。可進去按摩室才知道,小小的房間里有兩張床,里面已經有一男一女在等著了。我沒想到是我和他兩個人一起按摩的,但這時已經出不去了,沒辦法,我只得在他們的引導下躺了下去。

可我更沒想到的是給我按摩的竟然是一個男生,我想與他交換,但是他卻笑我不懂這里的規矩,說女顧客就是男生來按摩的,說完他就不管我了。我躺在那可緊張了,好在那個男生在按摩時比較溫柔,漸漸地我就放松了自己。」

「服務生有沒有摸到你敏感的地方?」

妻子看了我一眼,說:「他想摸的,只是每回快摸到時,被我拒絕了。基本上都是在背後,摸到我的屁股了,他想進一步,我沒讓。可……」

我忙問:「可什麽了?」

老婆說:「由於我們倆的按摩床是並在一起的,距離非常近,我看見那個女生用手摸老總的那個東西了。」

「啊!」我吃驚地坐了起來。

老婆繼續說:「那女生還把老總的東西拿了出來,用手和嘴巴套弄著。我看了幾次說要走,可是他卻說再按摩會,他好像根本就不理會我的存在。那個男生仿佛也非常習慣這樣的場面,我臉紅得都想找個地方躲起來。

沒過多會,他讓他們倆出去,並在單子上好像是簽下了八百塊小費。當他們出去以後,他……他就來到我的身邊,我都緊張得不知道應該怎麽辦了。他想吻我,我沒讓,但、但、但……他的手卻伸進了我的衣服里捏弄著我的乳房。」妻子沈默了,這時我仿佛總算等到要發生的事情。

「說下去,我想知道後來。」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怎麽會顯得那麽平靜。

妻子望了我一眼,怯怯的繼續說了下去:「由於我只穿了一件浴袍,里面沒有任何衣物,所以我的浴袍一被他解開後,馬上就變成光脫脫的一絲不掛了,這時我好像一點點拒絕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開始,他把頭埋在我身下,用勁打開我的雙腿吸起了我的下面,我被他吸得難受死了。後……後來,我都不知道他是怎麽把他的東西放進來的……後來我哭了,我這時已經不知道自己的感覺……」

 

 

 

當天晚上,我好像睡得非常踏實,說是踏實,是因為自己的老婆終於在自己的預料中又被她前任丈夫插了。我當然不是渴望著這樣的事情早日發生,而是覺得自己竟然顯得那麽無奈,無奈得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麽去反抗。

第二天,我一大早就去上班了,也沒理妻子,我想她是知道我去上班的。

中午因為有資料放在家中,早上在情緒混亂中忘記拿了。可當自己回到家中以後,聽她媽媽說我老婆好像病了,一個上午都沒起床,我一聽趕緊去了臥室。

妻子仍然躺在床上,背朝里。我過去輕輕地搬過妻子的身子,關心的問她怎麽了?可她沒理我。我看見她眼睛紅紅的,我知道都是因為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引起的,盡管心里對她有百般的責怪,可我並沒有說她什麽呀!因為她去上班,也是我支持的呀!要說有責任,我的責任應該更大一些的。如果我有本事,也不會讓妻子被她前男友欺負了。

就這樣我在床前沈默地陪了妻子很長時間,以至忘記了下午自己還得上班。

猛然,只見妻子一下起床了,自顧自地去了衛生間。我看著妻子的表情,心里有些發毛,不知道妻子心里到底想著些什麽?而正當我迷惑時,我感到自己的眼睛一亮,老婆已經站在我面前了。

「如果你想離婚,我會同意,但不管我們之間怎麽樣,我是永遠愛你的!」老婆莫名其妙地對我說了這麽一句讓我摸不著頭腦的話,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。

「我下午仍然還得上班去,我已經付出了,我不能在沒有得到結果的時候就走。」老婆繼續堅定地說道,眼睛紅紅的。

我不明白老婆所說的「結果」是什麽意思,但是有一點我是非常清楚的,在家里老婆一般都聽我的,但如果她一旦決定了一件事情以後,就不會再輕易地改變主意。

老婆說完,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門。我坐在床上,腦子有些茫然。

晚上,老婆沒有回家吃飯,不過,回來還是比較早的,8點不到就到家了。

一切都和平常一樣,看不出老婆有什麽不正常。等她媽媽帶孩子去睡覺後,房間里剩下我們二個人時,老婆這才對我說:「昨晚上的事你是怎麽想的?」

我說:「我還沒認真的想過,只是不希望你因此再受到傷害。」

「我已經受到傷害了!」老婆接著說:「你如果準備離婚,等我把事情處理以後再談,這是我對你唯一的請求。」老婆又說了一句。

我說:「可我並沒有考慮過和你離婚啊!況且,結婚時我就已經知道你和他的事情了,只要以後不再發生這樣的事情。我自己可以平衡自己的心態,更不會說你的。」

老婆看著我,又流淚了。

自這以後,我為了避免刺激老婆,加上快要過年了,我在老婆面前再也沒有提起這件事,盡管在這以後老婆有時仍然很晚才回家,甚至有一次一直到淩晨才回來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忍不住的問了句:「怎麽現在回家越來越晚了?」

「快了,以後不會這樣了。」老婆說道。

接著她又說出了更讓我感到詫異的事,說是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和她前任丈夫(就是單位里的老總)一同出差,到省城去拜年。

我不理她,因為在這些日子,我感到我們倆正常的溝通都有些困難了,夫妻生活幾乎沒有了。可我明明知道老婆和她前男友一起出去,肯定又要被他玩了,這時心中的滋味真是不好受。

老婆說完,帶了個行李就走了。

一直到大年廿八的晚上,老婆很晚才回家,孩子看到他媽可親熱了。等到晚上完全安靜下來以後,我和妻子躺在床上,妻子才對我說了句:「從明天開始,我不去上班了,春節以後也不去了。」

我反應不過來,沒吱聲。

「難道你就不想問問這些日子我都在幹些什麽嗎?難道我和他在一起,你真的不在乎嗎?你真的是準備和我離婚了嗎?……」妻子躺在我身邊,一下子連續不斷地問了我許多問題。

我更回答不上來了,只是嘟囔著說了句:「我又沒想過和你離婚。」

話音剛落,妻子猛地樸到我身上來了,一下子熱烈地吻住了我的嘴巴。這些日子的寂寞,在妻子猛烈的進攻下我一時也想不了那麽多了,於是也一下摟抱住她,並不斷地在她身上摸索著。

忽然,自己身體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,因為原來和妻子做愛時,妻子在我插入以前是比較被動的,可今天,妻子卻不著急我馬上插入,而是用她那纖纖小手不斷地愛撫我的龜頭,輕輕的、不斷地時重時輕的刺激著我,而且還分開我龜頭前面的縫隙,用舌頭往里添著。

和妻子結婚到現在,她可從來沒有這樣「專業」地刺激過我,就是我強迫她去親那地方,她也是在十分不情願的情況下去做的,而今天……

沒一會,在妻子的雙重刺激下,我甚至還來不及作出反應,「突、突、突、突……」我下面一下子射了出來,妻子忙用嘴整個含住,像是全吃了下去,我都興奮得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了。

好一會,妻子看我漸漸地軟了下去,又低下頭去親我那了。在妻子的新「功夫」調節下,沒多會我又硬了起來,這時妻子爬到我身上,把我的陽物插入到她的下面,這時,她動了一會就不再動了。

「你現在問我所有的問題,我都回答你。」妻子坐在我上面,陰道里夾著我的東西說道。

說實在的,這時的我已經被妻子鬧得稀里胡塗了,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問些什麽,哪些該問而哪些不應該問。

妻子不由自主地在我上面套了一會,仿佛是看出了我心思,說道:「過完年以後,我們自己開家飯店,專門做麻辣系列口味重的特色菜,生意一定不錯。」

我在妻子下面茫然地問了句:「我們哪來那麽多的錢?」

妻子笑了笑說:「錢已經不成問題了,我們現在有三十多萬了。」

「啊!」我吃驚的喊了出來。

這時妻子像是用力地用陰道夾了夾我的雞巴,繼續說道:「如果你想和我離婚的話,這錢你就全部拿去,我再去上班!」

「別,別再去上班了。」我說的同時,在下面用力地用雞巴頂了頂上面的妻子,把妻子插得「哎喲」輕輕叫了出聲,妻子一下就伏在了我的身上。

「這錢是不是他給你的?」我問道。

「嗯,但不應該這樣講的,更準確是他對我非禮的補償,他想給我更多的,但是我拒絕了,只拿了三十萬。」

「怎麽會是這樣?」我有些不舒服的說道,因為如果沒錢,我倒可以理解妻子的偶然失身,但是,現在別人給了錢,我就接受不了了。

妻子好像看出我的心思,接著說道:「其實我也不想要這筆錢的,但是,想不到他卻對我說,這些年,他幾乎每天晚上都想到我,那天的事,是出於對我的報複才這樣做的,說以前我看不起他才和你在一起,可現在他有錢了,仍然看不起他。為了我,他在孩子出世以後就和妻子分居了,一直到現在,如果我離婚,他馬上就和我結婚……」

我在下面聽得有些胡塗了,妻子望了望我,繼續說下去:「你放心,我不會和他結婚的,即使你要我離婚,我也不會和他在一起的。」

「為什麽?」我問道。

「你別看他現在事業做得這麽大,其實他這個人是十分小心眼的,我當時就是受不了他懷疑這懷疑那才不和他在一起。他根本沒有你身上的這種大氣,和他在一起,我好像就是他的一個花瓶。」

妻子頓了一下,又繼續說道:「這兩天和他在一起,我們之間什麽事他都問了,開始我還以為他只是好奇,但後來覺得他的心理有些變態,我以後再也不會和他在一起了,真的,我從心眼里看不起這種小男人。

這與錢無關,現在他是以紅包的形式給我錢。我想,我和你結婚以後,唯一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就是他,也是他破壞了我的自尊心,他當然得有所補償,補償的話,除了錢,我還能怎麽樣?告他?我內心又確實放不下,因為他愛我是認真的,除了和我做愛,並沒有進一步傷害我。」

我聽了沒吱聲。

這時,我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麽樣的語言來描繪我的心情,但至少,我已經反覆地安慰過我自己,即使妻子再和他做愛,只要不變心,反正我的綠帽子在結婚以前已經戴上了,只不過現在更綠一些而已。

半晌,我覺得我的東西在她下面都已經軟了,我問了妻子一句:「那麽,除了上次以後,你和他再做過沒有?」

妻子在我上面,歪過頭輕輕的說:「做過。」

我一聽又緊張起來,忙繼續問道:「做過幾次了?」

妻子轉過身來對我說:「現在告訴你做過幾次還重要嗎?至少,不可能有下次了,除了你∼∼」我這時已被妻子刺激到雞巴一下子硬得有些發痛,於是調整了下位置,對著妻子下面又插了進去,妻子被我粗魯的動作插得發出了呻吟聲。

「快說,你和他一共做了幾次?」我又酸又興奮地問著妻子。

妻子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臉,輕柔地說:「我告訴你,你不許再生氣哦!」

我不耐煩地說:「快告訴我呀!」

「那以後,又……又做過幾次,但我真的不記得具體次數了。」妻子有些委屈的說道。

「那麽……那麽你們這次出差去,在省城有沒有做?」我問道。

妻子說:「這次去省城還有兩個女的,我和其中一個叫小李的住在一起,他就是想跟我做也沒辦法呀!而且我一直有意識地在這方面躲著他的。但是……」

我剛想松口氣,卻被妻子後面一句「但是」又弄得緊張起來:「但是什麽?說!」

「但是……今天下午我們都準備回家時,他卻要我陪他再去一個地方,讓她們先走了。」

「說,我想知道一切。」我說道。這時我的雞巴已經硬得不動不行了,於是我邊輕輕的抽插著妻子,邊讓她繼續說下去。

「下午她們回家以後,其實他根本就沒退房間,說是要我再陪他上去拿個東西,我知道他在打我的鬼主意,但想想馬上就去辦事了,也不會怎麽的,於是我就跟他又上去了。可上去一進到房間,他就從我後面緊緊地摟著不放,對我說這也許是他這一生最後一次和我單獨在一起了。我被他說著說著,心就軟了……」

妻子猶豫地看了看我,咬了咬牙齒又繼續說了下去:「然後他就直接把手伸進了我衣服,握著一對乳房就搓弄起來。他和你不一樣,捏得我非常痛。」

「是這里嗎?」我指著妻子乳房上的幾點紫色瘀痕問道,妻子點點頭。

「繼續講下去,細節我都想知道。」我說著。

妻子喃喃的又說了下去:「他把我捏痛以後,我就叫了起來,於是……於是他又脫我的衣服,我知道逃不過這一次了,便任由他把我的衣服脫掉。」

「你就站著讓他脫嗎?」

妻子說:「他根本不讓我坐著,而且……而且他把我脫光以後,還來回地仔細看了半天,我都難為情死了。」

「他親你的乳房了嗎?」

妻子「嗯」了一聲。

「那麽他有沒有用手插入你下面?」

妻子有些不好意思了的說:「有你那麽問的嗎?你們男人做愛不都是這樣的嗎?」

此時,我躺在妻子的下面想:就在不久前,我現在插入的地方也剛被別人的雞巴插入過,心里那個刺激啊!

「還有呢?你說呀!」我對妻子說道。

「還有什麽啊,不就是和你一樣這樣嘛!」

「那麽你有沒有去摸過他那兒?」

妻子這時有些難為情地別過臉去:「是他牽著我的手去摸的,還……還告訴我怎麽摸才可以讓男人舒服。」

哦!這時我才明白,剛才妻子對我這一套,是現學現賣的。

「那……那麽他的東西粗嗎?」我都有些問不出口了。

妻子好像嘆了口氣說:「我都告訴你吧,他的東西比你的要長,這不是以前已跟你說過了嗎?只是我發現,除了第一次,他的東西好像沒你的那麽硬。」

「哦!那麽他有沒有射在你里面?」

妻子聽了我的話以後,失聲笑了起來:「你呀,也是變態,不射出來他怎麽會放過我呀?而且他射的時候沒你那麽急促而富有節奏,射出來的東西也不多,好像是在我里面流出來似的,一點點都感覺不到瞬間噴出來的那種感覺。」

妻子說完,笑著問我:「你還有什麽問題盡管問吧!」好像這時妻子也完全放松了。

「那麽你有沒有和他親嘴呀?」

妻子笑著說:「親過,這和你做愛都是一樣的。」

「那麽你們下午做了幾次啊?」

妻子這時顯得有些不耐煩了,她沒想到下面的我倒是越來越興奮了。

「下午一次是在我里面射的。還有一次,你打電話來問我什麽時候回來時,他正在第二次插入我里面,我接到你電話以後,就把他推到邊上去了,可他卻不放過我,一只手仍然在我里面摩擦,還把我的手放在他的雞巴上套弄。

你不知道當時我是多麽的尷尬,這里接著老公的電話,下面被他的手弄得難受,而且我的手還在套動他的東西。但想不到這回他興奮得特別快,我放下了電話以後,本打算讓他再插進來的,可沒想到他的雞巴在我的手上就流出來了,搞到床單上都是他的東西。」

我聽完以後,也忍不住在妻子的體內泄了出來。

那一晚,我和妻子做了三回,我相信,妻子以後再也不會和別人這樣了。第二天早晨起床時,妻子看到我,臉紅得像是個新娘子。

在春節的那幾天晚上,妻子陸陸續續地把和他幾次做愛的詳情都告訴了我,包括在他辦公室里的一次。

我這烏龜,看來是做大了!但確實也值得!

 

【完】

我和老婆結婚有五年了,結婚前,我知道老婆曾經是離婚過的女人,因為她長得漂亮,我自然是不計前嫌,我好不容易才把老婆追到手,可是我發現老婆當然不是處女了,所以,也無所謂她婚前和別人做愛的事。

去年,我老婆下崗了。下崗以後,家里的經濟一下緊張起來,看著老婆無所事事的在家閑蕩,我和老婆商量著,何不再去找份工作做。可老婆卻說,現在有老公養她,幹嘛再找工作?而且她說找個工作非常簡單,而且收入也不會比以前差,只是她不願意去而已。

我問她為什麽不去?老婆說她去找過一家公司,是她以前的前夫的一家很大的公司,到現在仍然還想著她,當然希望她去他那上班,她怕自己會陷入他的愛窩。

我自己想呀,老婆和前夫的事都已經過去五年了,應該不會再出現什麽問題了,於是我就讓老婆去做做看看,如果他還想對老婆非禮的話,那麽再回來也行啊!

老婆望著我深情地說:「結婚以後,我就再也沒和別人來往過。我們家是窮一些,但是我覺得現在三個人在一起過日子,精神上還是蠻快活的。」

我聽了一陣激動,摟抱著老婆說:「沒事的,你去上班還可以為家里增加些收入,我們現在居住那麽小的房間,為了孩子考慮,也應該換一間大一些的了,讓孩子也有自己的空間。」

老婆不吱聲。

我信任地看了看老婆:「你去試試看,如果感覺不舒服,再換一個地方也成啊!」

因為我知道老婆的前任丈夫,做的是我們縣城里目前最大的企業,聽說他們的部門經理,一個月的收入都有一萬多,而且所有的中層幹部都有輛國產的小汽車,連縣領導的好多親戚都在里面工作。

老婆勉強地說:「那我去試試看。」

其實,我不是不擔心那前任丈夫再動我老婆的腦筋,可想想老婆現在畢竟不年輕了,除了身材沒有變化以外,人也沒原來漂亮了,我老婆身材有167,這是我現在唯一值得驕傲的地方,老婆脫完衣服後,我覺得是美到了極至。不過,那家企業里現在漂亮的女孩子多的是,他再打什麽註意也打不到我老婆身上呀!

沒過幾天,當我照常晚上回到家時,突然發現家里比平時多了許多的菜,孩子高興得不得了。我迷惑地看了看正在廚房里忙碌的老婆,老婆回過身告訴我,今天家里有喜事了。我想進一步問她,她說暫時不告訴我。

在吃飯的時候,老婆才對我說,她可以去大通企業上班了,而且是在辦公室里工作。我一聽,在高興的同時,心里也掠過一陣說不清楚的味道。

老婆也許是看清了我的臉色變化,關心地問我:「怎麽了?是不是後悔了?若後悔,我可以不去的啊!」

我忙說:「沒什麽的,沒什麽的。自己的老婆到前任丈夫那去上班,我作為你的丈夫心里畢竟不是覺得十分好的事情,都是我沒本事。」

老婆聽了以後,趕緊捂住我的嘴巴說:「你放心吧,我知道自己應該怎麽做的。」

晚上我和老婆兩個人躺在床上,心里久久不能平靜。老婆溫柔地撫摸著我,在老婆敏感而溫柔的撫摸下,我爬到老婆身上,一會兒就插了進去,但我沒像平時那樣抽插起來,而是插入老婆的陰道以後就不動了。

老婆仍然溫柔地問我:「是不是有些舍不得了?我去上班,又不是去幹什麽壞事啊!」

我對老婆說:「我當然相信你了,但是我不能信任他。」

老婆笑著用手在背後輕輕的打了我一下。

突然我問老婆:「你現在還記得以前和他在一起時的情景嗎?」

老婆在我身體下面好像一下顯得有些不自然了:「你怎麽問這種問題呀?」

我說:「我現在想知道。」

老婆沈默了許久,才說道:「剛結婚時,你不是已經問過多次了嗎?怎麽現在又有興趣了?」

我使勁地把自己的東西在老婆里面插了一會,然後,又不動了,弄得老婆在我的身下翻來覆去的難受。

「我想再聽你說說嘛!」我說道。

老婆有些害羞的說:「我差不多都已經忘記了。」

我問老婆:「是不是我和你做過的他都和你做過?」

老婆點了點頭,更用勁地擁抱著我:「但是我沒用嘴去含過他的東西。」老婆解釋道。

「那麽現在你看到他還有感覺嗎?」我繼續問道。

老婆說:「見到他只是有些難為情,畢竟我和他也有過肌膚之親,但是,一點點那方面的想法都沒有的。」

就這樣,我和老婆二個人在說話中,我泄進了老婆的里面。老婆好像也在回憶中有了二次高潮,下面的水顯得特多。

第二天,老婆也沒刻意地打扮就去上班了。

晚上回家以後,老婆好像顯得跟平時沒什麽二樣,說著她第一天進公司的新鮮事。老婆還說她的待遇僅次於中層幹部,人事部的人說她每個月也有八千元左右的收入。

我一聽,真的是嚇我一跳,八千元人民幣?相當於我四個多月的收入啊!

老婆看我充滿了疑惑,便解釋道:「我現在是負責公司客戶管理的,原來在這個崗位上的人現在去外地做了項目經理,原來那個人的工資比我還高呢!」

經老婆一解釋,我心里瞬間踏實了許多。我問老婆今天有沒有遇到她前任丈夫?老婆說,一般見不到的,她前任丈夫整天忙得要命,公司的管理他基本不管了。要不是我去單位找他,一般像這種崗位的人事問題,他都不管的。

老婆去工作,一做就半年過去了,從老婆的口中得知,在這半年中,雖然她經常遇到她前任丈夫,但也只是匆匆忙忙的點點頭,連說話的工夫都幾乎沒有。

漸漸地,我自己的心態也平靜起來,好像忘記了老婆是在她前任丈夫手下打工的。

就這樣,一直到了今年的春節前夕,老婆在上班時給我來了個電話,說是晚上有事情,陪客人吃飯,要晚一些回來。這也是老婆上班以後第一次有應酬,我倒也覺得蠻正常的,只是我讓她早些回家。

晚上,老婆不到九點半就回家了,我一看她的臉,就知道她一定喝酒了。老婆一般是不勝酒力的,喝那麽一點點就會臉紅。

老婆回到家以後,沖著我笑了笑,然後就去了洗手間,聽聲音,好像是在洗澡。過了會當她再出來時,除了臉仍然有些紅外,好像並沒有其它什麽不正常。

我問她:「怎麽會讓你去陪客戶的?」

老婆說:「本來不想去的,可一想快發年終獎了,單位里大家的表現都非常積極。今天是副總讓我去的,說是小李沒回來,我們吃飯沒個女同誌不熱鬧,所以我就去了。」

「那麽,他在嗎?」我問道。

「誰?」老婆有些明知故問。

我說:「你們老總。」

老婆臉上仿佛掠過一陣紅暈:「後來他也來了,晚上他有兩桌客人,來回照顧。」

「吃完就回家了?沒去搞活動啊?」我酸酸的繼續問道。

老婆猶豫了會,躺進被臥里喃喃的說道:「吃完飯陪客人跳舞去了,我只是跳了一會就回家了,他們還在玩呢!」

這時我心里已經不是很舒服了,但又不可以隨便地去猜測自己的妻子。

老婆躺在我的胸上繼續說道:「剛才是他送我回來了。」

老婆一說完,我就一激靈的坐起來了,忙問:「他沒對你做什麽吧?」

老婆被我突然的動作也嚇了一跳,半天才說:「沒……沒什麽。」

我看著老婆吞吐的語氣,心里便有了些懷疑。

老婆又依靠在我身上輕輕的說:「在舞廳里,他請我跳舞,我拒絕了。」

「哦!」我應道。

「只是在回來的路上,他在開車時,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地摸了下我的大腿。」

我聽了老婆的話以後,顯得有些緊張起來,老婆倒是反過來安慰我說:「也許是他酒喝多了,這半年他一直非常的尊重我,應該沒事的。」

『最好沒事。』我心里這樣想著。

事情過去三天以後的一天下午,老婆來電話高興地的告訴我,她這半年的年終獎有三萬多元,已經拿到手了,聽說另外還有紅包呢!

我聽了也非常的高興。可老婆接著說,她呆會兒自個去銀行先存起來,因為晚上可能又得去陪客人。盡管我心里不是很舒服,但是想想一下有那麽多的錢,興奮中也就沒當回事了。

這天晚上,我在家等老婆,一直等到快12點,老婆才回來。老婆一進來並沒有馬上到臥室里,而是在外面折騰了好些時間才進來的。

我問老婆怎麽這麽晚回來?老婆說沒事的,於是給我看了看她今天存的錢,對我說,她累了,就管自己睡覺去了。

我問了她一句:「今天老總在嗎?是他送你回家的嗎?」

老婆「嗯」了一聲頭就轉過去了。

我從後面穿過老婆的睡衣摟抱著老婆,很自然地捏弄起她不大不小的乳房。

「別鬧!我累了。」

但是,我並沒有放松,在我的刺激下,老婆好像又有了感覺,於是我想把老婆翻過身來,老婆沒讓,於是我就從後面摸索著插了進去。咦,好濕潤!

我邊插著,邊問老婆:「怎麽今天你下面這麽濕潤啊?」

老婆:「剛剛洗澡了呀!」

這時,我仿佛明白了些什麽,但是又不好隨便地去猜測妻子,於是在自己的想象中,射入了老婆身體里面。

『老婆平時和我做愛挺主動的,今天這是怎麽了?』我心里想著。

泄了以後,我也就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

當燈再次打開時,我發覺老婆仍然沒睡,而且在擦眼淚。

我一下子清醒了過來,忙問老婆:「你怎麽了?」

老婆紅紅的眼睛告訴了我,今天晚上她一定受委屈了。

在我撫摸下,老婆漸漸地平靜下來。我對老婆說:「不管發生什麽事情,我都不會責怪你的。」而且我還開玩笑地對老婆說:「即使是他今天欺負你了,只要你能夠接受,對於我來說又不是第一次。」

老婆聽到這,使勁地扭了我一下。

「是不是他晚上欺負你了?」我緊張地問剛剛平靜下來的老婆。

老婆這時擦了擦眼睛,說道:「今天晚上陪客人吃完飯以後,沒安排什麽活動,於是讓副總把客人連夜送回省城以後就送我回來。」

老婆頓了頓又說了下去:「在回家的路上,不是路過一家綜合娛樂場所,里面有喝茶、唱歌、按摩的地方嗎?」

我點了點頭,老婆又接著說了下去:「在車上,他一看時間還早,說是去喝點茶,晚上酒喝多了,也可以清醒一下。我一看時間只有8點多一點,反正在公共場所,我也就答應了他,於是我們倆就去了那。

去了以後,才知道那已經發生很大的變化了,喝茶、唱歌、按摩都集中在一間間的小房間里,門口有許多小姐在等著。既然已經去了,我又不能馬上說回家的,我們倆就在一個小房間里坐了下來,聊了會天。

後來,他說請兩個人來給我們按摩一下,我當時就拒絕了,可他堅持說非常舒服的,是一種人間的享受。他也不管我答應不答應,就喊了服務員進來了,說是安排一位先生、一位小姐進來按摩。當時我還挺感激他對我的理解,安排一個小姐來給我按摩,於是我隨他在服務生的帶領下,去到邊上另外一間更衣室。

在女子更衣室里得脫光衣服換上他們的浴袍,我想既然已經這樣了,就好好的享受一下,不能讓別人笑話。可進去按摩室才知道,小小的房間里有兩張床,里面已經有一男一女在等著了。我沒想到是我和他兩個人一起按摩的,但這時已經出不去了,沒辦法,我只得在他們的引導下躺了下去。

可我更沒想到的是給我按摩的竟然是一個男生,我想與他交換,但是他卻笑我不懂這里的規矩,說女顧客就是男生來按摩的,說完他就不管我了。我躺在那可緊張了,好在那個男生在按摩時比較溫柔,漸漸地我就放松了自己。」

「服務生有沒有摸到你敏感的地方?」

妻子看了我一眼,說:「他想摸的,只是每回快摸到時,被我拒絕了。基本上都是在背後,摸到我的屁股了,他想進一步,我沒讓。可……」

我忙問:「可什麽了?」

老婆說:「由於我們倆的按摩床是並在一起的,距離非常近,我看見那個女生用手摸老總的那個東西了。」

「啊!」我吃驚地坐了起來。

老婆繼續說:「那女生還把老總的東西拿了出來,用手和嘴巴套弄著。我看了幾次說要走,可是他卻說再按摩會,他好像根本就不理會我的存在。那個男生仿佛也非常習慣這樣的場面,我臉紅得都想找個地方躲起來。

沒過多會,他讓他們倆出去,並在單子上好像是簽下了八百塊小費。當他們出去以後,他……他就來到我的身邊,我都緊張得不知道應該怎麽辦了。他想吻我,我沒讓,但、但、但……他的手卻伸進了我的衣服里捏弄著我的乳房。」妻子沈默了,這時我仿佛總算等到要發生的事情。

「說下去,我想知道後來。」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怎麽會顯得那麽平靜。

妻子望了我一眼,怯怯的繼續說了下去:「由於我只穿了一件浴袍,里面沒有任何衣物,所以我的浴袍一被他解開後,馬上就變成光脫脫的一絲不掛了,這時我好像一點點拒絕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開始,他把頭埋在我身下,用勁打開我的雙腿吸起了我的下面,我被他吸得難受死了。後……後來,我都不知道他是怎麽把他的東西放進來的……後來我哭了,我這時已經不知道自己的感覺……」

 

 

 

當天晚上,我好像睡得非常踏實,說是踏實,是因為自己的老婆終於在自己的預料中又被她前任丈夫插了。我當然不是渴望著這樣的事情早日發生,而是覺得自己竟然顯得那麽無奈,無奈得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麽去反抗。

第二天,我一大早就去上班了,也沒理妻子,我想她是知道我去上班的。

中午因為有資料放在家中,早上在情緒混亂中忘記拿了。可當自己回到家中以後,聽她媽媽說我老婆好像病了,一個上午都沒起床,我一聽趕緊去了臥室。

妻子仍然躺在床上,背朝里。我過去輕輕地搬過妻子的身子,關心的問她怎麽了?可她沒理我。我看見她眼睛紅紅的,我知道都是因為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引起的,盡管心里對她有百般的責怪,可我並沒有說她什麽呀!因為她去上班,也是我支持的呀!要說有責任,我的責任應該更大一些的。如果我有本事,也不會讓妻子被她前男友欺負了。

就這樣我在床前沈默地陪了妻子很長時間,以至忘記了下午自己還得上班。

猛然,只見妻子一下起床了,自顧自地去了衛生間。我看著妻子的表情,心里有些發毛,不知道妻子心里到底想著些什麽?而正當我迷惑時,我感到自己的眼睛一亮,老婆已經站在我面前了。

「如果你想離婚,我會同意,但不管我們之間怎麽樣,我是永遠愛你的!」老婆莫名其妙地對我說了這麽一句讓我摸不著頭腦的話,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。

「我下午仍然還得上班去,我已經付出了,我不能在沒有得到結果的時候就走。」老婆繼續堅定地說道,眼睛紅紅的。

我不明白老婆所說的「結果」是什麽意思,但是有一點我是非常清楚的,在家里老婆一般都聽我的,但如果她一旦決定了一件事情以後,就不會再輕易地改變主意。

老婆說完,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門。我坐在床上,腦子有些茫然。

晚上,老婆沒有回家吃飯,不過,回來還是比較早的,8點不到就到家了。

一切都和平常一樣,看不出老婆有什麽不正常。等她媽媽帶孩子去睡覺後,房間里剩下我們二個人時,老婆這才對我說:「昨晚上的事你是怎麽想的?」

我說:「我還沒認真的想過,只是不希望你因此再受到傷害。」

「我已經受到傷害了!」老婆接著說:「你如果準備離婚,等我把事情處理以後再談,這是我對你唯一的請求。」老婆又說了一句。

我說:「可我並沒有考慮過和你離婚啊!況且,結婚時我就已經知道你和他的事情了,只要以後不再發生這樣的事情。我自己可以平衡自己的心態,更不會說你的。」

老婆看著我,又流淚了。

自這以後,我為了避免刺激老婆,加上快要過年了,我在老婆面前再也沒有提起這件事,盡管在這以後老婆有時仍然很晚才回家,甚至有一次一直到淩晨才回來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忍不住的問了句:「怎麽現在回家越來越晚了?」

「快了,以後不會這樣了。」老婆說道。

接著她又說出了更讓我感到詫異的事,說是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和她前任丈夫(就是單位里的老總)一同出差,到省城去拜年。

我不理她,因為在這些日子,我感到我們倆正常的溝通都有些困難了,夫妻生活幾乎沒有了。可我明明知道老婆和她前男友一起出去,肯定又要被他玩了,這時心中的滋味真是不好受。

老婆說完,帶了個行李就走了。

一直到大年廿八的晚上,老婆很晚才回家,孩子看到他媽可親熱了。等到晚上完全安靜下來以後,我和妻子躺在床上,妻子才對我說了句:「從明天開始,我不去上班了,春節以後也不去了。」

我反應不過來,沒吱聲。

「難道你就不想問問這些日子我都在幹些什麽嗎?難道我和他在一起,你真的不在乎嗎?你真的是準備和我離婚了嗎?……」妻子躺在我身邊,一下子連續不斷地問了我許多問題。

我更回答不上來了,只是嘟囔著說了句:「我又沒想過和你離婚。」

話音剛落,妻子猛地樸到我身上來了,一下子熱烈地吻住了我的嘴巴。這些日子的寂寞,在妻子猛烈的進攻下我一時也想不了那麽多了,於是也一下摟抱住她,並不斷地在她身上摸索著。

忽然,自己身體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,因為原來和妻子做愛時,妻子在我插入以前是比較被動的,可今天,妻子卻不著急我馬上插入,而是用她那纖纖小手不斷地愛撫我的龜頭,輕輕的、不斷地時重時輕的刺激著我,而且還分開我龜頭前面的縫隙,用舌頭往里添著。

和妻子結婚到現在,她可從來沒有這樣「專業」地刺激過我,就是我強迫她去親那地方,她也是在十分不情願的情況下去做的,而今天……

沒一會,在妻子的雙重刺激下,我甚至還來不及作出反應,「突、突、突、突……」我下面一下子射了出來,妻子忙用嘴整個含住,像是全吃了下去,我都興奮得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了。

好一會,妻子看我漸漸地軟了下去,又低下頭去親我那了。在妻子的新「功夫」調節下,沒多會我又硬了起來,這時妻子爬到我身上,把我的陽物插入到她的下面,這時,她動了一會就不再動了。

「你現在問我所有的問題,我都回答你。」妻子坐在我上面,陰道里夾著我的東西說道。

說實在的,這時的我已經被妻子鬧得稀里胡塗了,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問些什麽,哪些該問而哪些不應該問。

妻子不由自主地在我上面套了一會,仿佛是看出了我心思,說道:「過完年以後,我們自己開家飯店,專門做麻辣系列口味重的特色菜,生意一定不錯。」

我在妻子下面茫然地問了句:「我們哪來那麽多的錢?」

妻子笑了笑說:「錢已經不成問題了,我們現在有三十多萬了。」

「啊!」我吃驚的喊了出來。

這時妻子像是用力地用陰道夾了夾我的雞巴,繼續說道:「如果你想和我離婚的話,這錢你就全部拿去,我再去上班!」

「別,別再去上班了。」我說的同時,在下面用力地用雞巴頂了頂上面的妻子,把妻子插得「哎喲」輕輕叫了出聲,妻子一下就伏在了我的身上。

「這錢是不是他給你的?」我問道。

「嗯,但不應該這樣講的,更準確是他對我非禮的補償,他想給我更多的,但是我拒絕了,只拿了三十萬。」

「怎麽會是這樣?」我有些不舒服的說道,因為如果沒錢,我倒可以理解妻子的偶然失身,但是,現在別人給了錢,我就接受不了了。

妻子好像看出我的心思,接著說道:「其實我也不想要這筆錢的,但是,想不到他卻對我說,這些年,他幾乎每天晚上都想到我,那天的事,是出於對我的報複才這樣做的,說以前我看不起他才和你在一起,可現在他有錢了,仍然看不起他。為了我,他在孩子出世以後就和妻子分居了,一直到現在,如果我離婚,他馬上就和我結婚……」

我在下面聽得有些胡塗了,妻子望了望我,繼續說下去:「你放心,我不會和他結婚的,即使你要我離婚,我也不會和他在一起的。」

「為什麽?」我問道。

「你別看他現在事業做得這麽大,其實他這個人是十分小心眼的,我當時就是受不了他懷疑這懷疑那才不和他在一起。他根本沒有你身上的這種大氣,和他在一起,我好像就是他的一個花瓶。」

妻子頓了一下,又繼續說道:「這兩天和他在一起,我們之間什麽事他都問了,開始我還以為他只是好奇,但後來覺得他的心理有些變態,我以後再也不會和他在一起了,真的,我從心眼里看不起這種小男人。

這與錢無關,現在他是以紅包的形式給我錢。我想,我和你結婚以後,唯一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就是他,也是他破壞了我的自尊心,他當然得有所補償,補償的話,除了錢,我還能怎麽樣?告他?我內心又確實放不下,因為他愛我是認真的,除了和我做愛,並沒有進一步傷害我。」

我聽了沒吱聲。

這時,我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麽樣的語言來描繪我的心情,但至少,我已經反覆地安慰過我自己,即使妻子再和他做愛,只要不變心,反正我的綠帽子在結婚以前已經戴上了,只不過現在更綠一些而已。

半晌,我覺得我的東西在她下面都已經軟了,我問了妻子一句:「那麽,除了上次以後,你和他再做過沒有?」

妻子在我上面,歪過頭輕輕的說:「做過。」

我一聽又緊張起來,忙繼續問道:「做過幾次了?」

妻子轉過身來對我說:「現在告訴你做過幾次還重要嗎?至少,不可能有下次了,除了你∼∼」我這時已被妻子刺激到雞巴一下子硬得有些發痛,於是調整了下位置,對著妻子下面又插了進去,妻子被我粗魯的動作插得發出了呻吟聲。

「快說,你和他一共做了幾次?」我又酸又興奮地問著妻子。

妻子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臉,輕柔地說:「我告訴你,你不許再生氣哦!」

我不耐煩地說:「快告訴我呀!」

「那以後,又……又做過幾次,但我真的不記得具體次數了。」妻子有些委屈的說道。

「那麽……那麽你們這次出差去,在省城有沒有做?」我問道。

妻子說:「這次去省城還有兩個女的,我和其中一個叫小李的住在一起,他就是想跟我做也沒辦法呀!而且我一直有意識地在這方面躲著他的。但是……」

我剛想松口氣,卻被妻子後面一句「但是」又弄得緊張起來:「但是什麽?說!」

「但是……今天下午我們都準備回家時,他卻要我陪他再去一個地方,讓她們先走了。」

「說,我想知道一切。」我說道。這時我的雞巴已經硬得不動不行了,於是我邊輕輕的抽插著妻子,邊讓她繼續說下去。

「下午她們回家以後,其實他根本就沒退房間,說是要我再陪他上去拿個東西,我知道他在打我的鬼主意,但想想馬上就去辦事了,也不會怎麽的,於是我就跟他又上去了。可上去一進到房間,他就從我後面緊緊地摟著不放,對我說這也許是他這一生最後一次和我單獨在一起了。我被他說著說著,心就軟了……」

妻子猶豫地看了看我,咬了咬牙齒又繼續說了下去:「然後他就直接把手伸進了我衣服,握著一對乳房就搓弄起來。他和你不一樣,捏得我非常痛。」

「是這里嗎?」我指著妻子乳房上的幾點紫色瘀痕問道,妻子點點頭。

「繼續講下去,細節我都想知道。」我說著。

妻子喃喃的又說了下去:「他把我捏痛以後,我就叫了起來,於是……於是他又脫我的衣服,我知道逃不過這一次了,便任由他把我的衣服脫掉。」

「你就站著讓他脫嗎?」

妻子說:「他根本不讓我坐著,而且……而且他把我脫光以後,還來回地仔細看了半天,我都難為情死了。」

「他親你的乳房了嗎?」

妻子「嗯」了一聲。

「那麽他有沒有用手插入你下面?」

妻子有些不好意思了的說:「有你那麽問的嗎?你們男人做愛不都是這樣的嗎?」

此時,我躺在妻子的下面想:就在不久前,我現在插入的地方也剛被別人的雞巴插入過,心里那個刺激啊!

「還有呢?你說呀!」我對妻子說道。

「還有什麽啊,不就是和你一樣這樣嘛!」

「那麽你有沒有去摸過他那兒?」

妻子這時有些難為情地別過臉去:「是他牽著我的手去摸的,還……還告訴我怎麽摸才可以讓男人舒服。」

哦!這時我才明白,剛才妻子對我這一套,是現學現賣的。

「那……那麽他的東西粗嗎?」我都有些問不出口了。

妻子好像嘆了口氣說:「我都告訴你吧,他的東西比你的要長,這不是以前已跟你說過了嗎?只是我發現,除了第一次,他的東西好像沒你的那麽硬。」

「哦!那麽他有沒有射在你里面?」

妻子聽了我的話以後,失聲笑了起來:「你呀,也是變態,不射出來他怎麽會放過我呀?而且他射的時候沒你那麽急促而富有節奏,射出來的東西也不多,好像是在我里面流出來似的,一點點都感覺不到瞬間噴出來的那種感覺。」

妻子說完,笑著問我:「你還有什麽問題盡管問吧!」好像這時妻子也完全放松了。

「那麽你有沒有和他親嘴呀?」

妻子笑著說:「親過,這和你做愛都是一樣的。」

「那麽你們下午做了幾次啊?」

妻子這時顯得有些不耐煩了,她沒想到下面的我倒是越來越興奮了。

「下午一次是在我里面射的。還有一次,你打電話來問我什麽時候回來時,他正在第二次插入我里面,我接到你電話以後,就把他推到邊上去了,可他卻不放過我,一只手仍然在我里面摩擦,還把我的手放在他的雞巴上套弄。

你不知道當時我是多麽的尷尬,這里接著老公的電話,下面被他的手弄得難受,而且我的手還在套動他的東西。但想不到這回他興奮得特別快,我放下了電話以後,本打算讓他再插進來的,可沒想到他的雞巴在我的手上就流出來了,搞到床單上都是他的東西。」

我聽完以後,也忍不住在妻子的體內泄了出來。

那一晚,我和妻子做了三回,我相信,妻子以後再也不會和別人這樣了。第二天早晨起床時,妻子看到我,臉紅得像是個新娘子。

在春節的那幾天晚上,妻子陸陸續續地把和他幾次做愛的詳情都告訴了我,包括在他辦公室里的一次。

我這烏龜,看來是做大了!但確實也值得!

 

【完】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